歆沫

叶落花开听雪雨

Q:爬上过哪些山?

雁荡山。


有一说一风景真的好——!

2020-07-05

【处中心向】思华年

#瓯丽亲情向


#单纯想写写丽水她真的超好——!


#如果有写崩的地方麻烦请告诉我,真的非常抱歉。


处仍记得浙江第一次找到她时的情景,夕阳将整个天空晕染成绚烂的橘红,群山之间掠过归家的飞鸟,悠长的鸣叫清脆脆地响起,像在呼唤远处等待的家人。她独自立于江前,茫然而不知该去何处,孤寂如江水般涌上包裹住全身,无助彷徨。小孩子生性脆弱,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处仰头看看天,又低头看看地,仿佛所有都抛弃了自己似的,泪忍不住啪嗒啪嗒地落下,打湿了衣襟。


真是委屈极了。


大概哭了好一会儿,处才慢慢地止住眼泪,可她还是不知道要去哪,偏偏天快黑了,总得找个栖宿的地方,但...

2020-06-28

#一点点有关温台的片段(?


#算作混更(什


1.

“我向来憎恨不守信用的人。”


“但是你,我恨不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台州第二次被撤...

2020-06-20

占tag致歉


想征询一下各位对于浙家十一城的看法。比如你认为ta应当是什么样的性格等等都可以。


主要是搞浙家人设,毕竟每个人对于城市的看法不同,我想还是尽力做好吧。


欢迎大家踊跃发言(?


其实找我QQ,微信详细谈谈也可以(?

2020-06-05

如一

时间对于意识体来说不过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,眨眼间百年便过去了,这其间他们目睹了多少人的死亡,历史的尘埃淹没了数以千计的人,甚至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。


他们只是一个旁观者,看尽世间的悲欢离合,无能为力。死亡离他们很远,又好像很近。意识体消失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,也许连一声告别都没有,什么都烟消云散了。


决绝又无情。温州想,眼睛干涩得流不出一滴泪。他选择把所有的绝望思念苦涩独自撕碎咽下,白天他是雷厉风行的商人,弟弟妹妹的兄长,在所有人复杂的眼神下依旧笑得没心没肺的温州。当夜晚来临时他才会像个普通人,卸去一身的伪装,面对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房间,颓然而落寞。


他烧了很...

2020-05-17

闲着没事开通了提问箱,欢迎大家来找我玩(?)


沫某人的提问箱 


草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是来催更的(呆滞)

2020-05-16

听雨

由于疫情的缘故,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不少,会议更是开得频繁。不过好在晚上相对白天来说要轻松一点,温州窝在床上用电脑继续办公,眼睛因为长时间盯着屏幕酸涩得厉害,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,然后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——11点了,台州还没有回来,原本飞快打字的手不由得慢下来,最后停在了键盘上,视线逐渐从电脑屏幕移到了窗外。


黑色的轮廓大片大片延伸到远方,几乎与天空融为一体,勉强能窥见被包裹住的路灯昏暗的光,正是万籁寂静。老天却仿佛和它作对似的,雨猛烈地落了起来,还夹着大风,噼里啪啦地全打在窗户上,想必惊醒了不少人。温州赶忙望向伞架,里面少了把伞,他稍稍安心了一点,但仍满含担忧。


大抵过了几分钟,...

2020-05-10

晚上的路总是看不清的,随时都有可能绊到任何东西,然后摔得眼冒金星。鹿城叹了一口气,暗自后悔不该玩到这么晚才回家的,导致现在她不敢向前走一步——上次可是吃了好多苦才回到家,着实怕了。鹿城环顾四周,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连盏灯都没有,仿佛上天都和她作对似的。


早知道就应该让温州来接自己的,鹿城后悔极了,但事已至此,她也只好选择面对现实,小心翼翼地挪步往前走,生怕等会摔了。明明只是几分钟的时间,鹿城却觉得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,忍不住悲观地想温州大概是不会来接她了。


她不清楚自己走了多久,有几次差点摔跤。当她准备自暴自弃的时候,黑暗中突然出现一盏明灯,鹿城停下了脚步。是盏明黄色的灯,柔和的...

2020-05-05

Q:你家乡最有名的一段历史?(请不要说自己家乡小透明谢谢)

家乡是温州。

有名的历史大概是改革开放的时候吧呃呃呃。

毕竟是“南有吴川,北有温州”。


这里悄咪咪地说一下温州精神其实也是温台精神√

2020-05-03
1 / 4

© 歆沫 | Powered by LOFTER